設為首頁 | 加入收藏
當前位置: 首頁>>文體>>文化新聞>>正文
  • 文化新聞
舊時光里的春晚
2020-01-24 10:39   忻州在線·忻州日報 審核人:

◆吳 嘉

除夕夜,全家人其樂融融地吃過年夜飯后,歡天喜地地圍坐在一起看春晚,是很多家庭的傳統節目。

80年代初期,物質還不是很豐富。那一年鄰居買了一臺黑白電視,可把我們高興壞了。一到晚上,大家都聚到他家看電視。那是一臺十四英寸的黑白電視機,就放在鄰居家剛進門的那個三角柜上,大人小孩分前后兩排緊緊地坐在一起,仰著頭看著電視里人物又唱又跳、還能說話的黑白畫面,既好奇又新鮮,所有人都安安靜靜。有生以來看的第一場春節聯歡晚會,便是坐在鄰居家的電視機前看的。

記憶猶新的那個春晚,是1984年的春晚。我依然還記得春晚里有小孩的游戲《看誰貼得快》,也有兒童節目《狗熊猴子投籃比賽》,更有唱歌和跳舞表演。記得最清楚的,是由陳佩斯和朱時茂表演的小品《吃面條》。陳佩斯在小品里滑稽而逼真的表演,讓所有坐在電視機前的大人和小孩都捧腹大笑。

李谷一壓軸演唱的那首動聽的《難忘今宵》,讓所有的人都屏息聆聽,春晚過后,好多小伙伴竟然都學會了唱這首歌。經過好多年后,我依然回味無窮,每哼唱一回,就是對春晚的重溫。

記得有一年春節,父母買了糯米在家里做了很多年糕,到了除夕晚上,才開始下鍋油煎。煎年糕要把握好火候,還要有人站在灶臺前及時攪動鍋里的年糕。母親忙著準備盛年糕的罐子和剪年糕,父親掌勺煎年糕,我則負責坐在灶臺下燒火。眼看春晚就要開始了,我卻無法觀看,心里非常著急。還好弟弟懂事,他自告奮勇說,他代我看,看到好看的節目就跑過來告訴我。我頭點得像小雞吃米一般。誰知弟弟并不信守諾言,一離開,就再沒回來。我急得燒火的心情都沒了,該添柴火時沒添,不該添時又拼命往灶里塞,一股股濃煙直把站在灶臺前的父親熏得咳嗽不停。后來被剪年糕的母親發現了,破例允許我去看春晚。我立馬扔下手里的火鉗,拔腿朝鄰居家跑去。

后來,我們漸漸長大了,家里經濟條件也好了起來。90年代初,父親買了一臺二十五英寸的電視,一家人在自己家圍坐在一起看春晚的感覺跟以前真不同:在自己家里,我們可以大聲說話,放聲笑鬧,興奮地跑來跑去,也不必拘謹小心。只要不過分,父母都會假裝沒看見。太吵了,至多只會輕聲嗔怪下,然后又掉頭專注看電視了。

如今,我也成了家。生活條件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還沒到春節,家里人各自在手機、IPAD、互聯網以及有線電視上,通過預告早已知曉了春晚的節目和演員名單。

在高科技、信息發達的今天,我依然懷念兒時圍在鄰居家安安靜靜、規規矩矩看春晚的往事,它像永不褪色的畫卷深印在我的腦海,難以忘懷。

(責任編輯:梁艷)

關閉窗口
  • 熱門圖片

  • 頻道熱點



    主辦單位:忻州日報社 晉ICP10003702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:14083039 晉公網安備 14090202000008號

    律師提示: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信息,均為忻州在線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,凡不注明出處的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  地址:山西省忻州市長征西街31號 熱線:0350-3336510 電子郵箱:
(连码专家)六肖复式